魔理沙的扫帚视角

一篇干货满满的原创东京游记——

《我在日本穷游,却享受到了世界级的服务》

尼采批判

所以尼采问题怎么想都不算是个哲学问题,根本上仍然是信仰问题。

是个一辈子没碰过女人还满嘴跑火车的深井冰这件事都抛开不说了,尼采教提倡:与其如佛陀所说那般去否定痛苦而「消极地爱」,莫不如肯定痛苦后而去「积极地恨」——「积极地恨」之权衡于「消极的爱」效果怎么样呢?门徒们都干了些什么好事,也都抛开不说了。

尼采从叔本华处接过了「肯定痛苦」的衣钵是我仅存的和他的立场交集——我从根本上厌恶尼采是因为他用权力意志「否定恐惧」,关键是,这种否定是多么的虚伪——不过是甚至不愿意照镜子承认的掩耳盗铃罢了。

这怕不是自打来北京以后看见过最蓝、最蓝、最蓝的天了,一瞬间恍惚以为自己身处故乡…

#扫帚的大圖書舘#

《纪伯伦散文诗精选》

纪伯伦是与泰戈尔比肩的东方文学大师,

代表作《先知》被誉为“东方圣经”。

他的笔下都是被天使吻过的诗。

“语言是生命的羽翼而非思想的枷锁,人的心灵竟能在另一个人的胸怀中如此自在遨游…”

纪伯伦站在哲学和宗教的巅峰纤尘不染地深爱着这个世界。